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
東華華文系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【主任回應陳知寧同學的信】須文蔚

知寧:

謝謝回應,我可以把你的信放在系網上?這是我期待的討論方式。我向來就敬重各位,台灣從來就是以青年為師,才有蓬勃的進步力量。誰「抹煞學生的主體性與獨立思辨的能力」,都是錯誤的!

系辦到今天都還接到一些民眾或家長打電話,以不理性的方式溝通,辛苦的佳雯和心怡除了聆聽外,也詳細的紀錄,並且請他們看看系網,瞭解我的思考。明天希望也把你的文章上網,更讓家長和社會各界理解這是一個多元、自由與開放的系所。

面對不理性的恫嚇,我們會一一記下,除了以電話和拜訪的方式,提醒老師和同學們注意安全,我在傍晚也打了電話給劉主任秘書,請他注意此事的發展。畢竟讓系辦公室的助理有個安心的工作環境,保障老師與同學有平和的授課與受教機會,是我的責任。

我想「系主任」是我的職務,我也代表系所,我個人的發言是否妥當,週三馬上會有系務會議,如果多數老師不支持,或是同學覺得不妥當,歡迎提出,我可以立刻辭職。

學生也要相信自己是強者,不要理會各種抹黑,甘地說過:「弱者永遠都不會寬容,寬容是強者的特質。」民主自由的價值,何止是對抗?或何止是吶喊?民主動員核心的價值在追求共識與寬容!我期待在對抗到一個段落時,有對話出現,不是二元對立式的懷疑與謾罵,這不是我們共同的期待?

教育者自始自終扮演的角色是什麼?韋伯在〈學術作為一種志業
中,提醒我們,身為一個老師,在課堂上的傳道不應涉及政治立場,也不應作為年輕學子的精神領袖,一方面是因為教師的本業並非價值灌輸,價值間的取捨應由學子自行判斷,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沒有任何單一的價值是唯一值得被信仰的。

這是我一直以來的信仰,我投身的系所,我開設的課程,我指導的社團,讓我驕傲的是,一直都能包容各種不同立場,就是透過討論與辯論,開展更多的公共價值。我再一次重申,我支持老師與同學參與運動,也支持不參與運動的老師與同學。但在對抗的激烈告一段落後,希望能把更多元的聲音與資訊提出,維持校園裡對話的空間,謀求更好的社會實踐。

東華大學的校園精神是「自由、民主、創造、卓越」,東華和其他大學最大不同的地方,就是我們師生像一棵蓬勃生長的樹木,根植在花蓮的土地裡,在山風海雨中實踐我們的學術發現。我要謝謝同事與學生們,縱使我們對政策有不同的理性判斷,我們不是仇敵,我們是朋友,我們是這個共和國的同胞。我們是生長在同一顆命運樹上的枝芽與樹葉,縱使蔓生的方向不同,縱使看見的風景不同,縱使有情緒激動的爭議,在風雨停歇後,讓我們相視一笑,繼續相信文字,愛戀文學。

須文蔚 2014.03.26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